標籤: 傾世浮歡令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傾世浮歡令-第七十二章 梳妝鑒賞

Published / by Hall Elliott

傾世浮歡令
小說推薦傾世浮歡令倾世浮欢令
众臣面面相觑,立后可不是件小事,不能草率,殿上的这名女子虽然确实有恩于新君,但毕竟出身于普通人家,若只是赠些金银珠宝报答就罢了,但是要将国后之位给她,这让他们难以接受。
“我既然已经许下承诺,便一定要兑现,否则言而无信,如何去治理天下。”钟离弗见众臣犹疑说道。
“如果众卿一定要让我违背当初的承诺,那这个国君我不做也罢,请各位另寻贤者吧。”钟离弗道。
“既如此,只要她不会干预朝政,国后之位便由她来做吧。”墨阳侯见钟离弗态度坚决,便做了让步。
“谢叔父成全。”钟离弗欣喜道。
“请新君加冕,着衮服。”两名侍从呈过来王袍王冕,为钟离弗换上。
钟离弗走到王座前坐定,散发着威严霸气。
“臣等参见君上。”众臣跪地,齐声道。
“众卿免礼,墨阳侯功勋卓著今日起便是我黎国丞相,杨琛加封为上将军,其余有功之臣各晋爵三级。”钟离弗道。
“谢君上恩赏。”众臣叩谢。
“孤今日继位,定当选贤任能,改革弊政,实行明政,使我黎国上下安定,国富民强,焕发新的生机。”钟离弗意气风发。
“启禀君上,臣觉得最要紧的是摆脱凌国的压制,收复我淮北失地,一雪前耻。”杨琛道。
“这些事孤自然是要做的,但我黎国如今民生凋敝,尚无能力战胜凌国,我们暂时不能与凌国决裂,眼下应当先休养生息,等待良机,一战击溃凌军。”钟离弗攥紧了拳头。
“君上所说不错,我们暂且忍让一时,继续向凌国称臣,等时机一到,定能雪耻复仇。”墨阳侯道。
“禀君上,前几日凌国来向我们索取的五十万旦粮食已经筹集的差不多了,是否要送过去。”户部尚书道。
月未央 小说
“送去吧。让那些凌贼以为我们对他们毫无反抗之心,这样才对我们放下戒备。不过这笔账我早晚会跟他们讨回来的。”钟离弗咬紧牙。
“不过,你立即从国库中拿出粮食财物救济那些缺少衣食的平民。”钟离弗吩咐道。
“孤在尧国结识了一个好朋友,倘若能得他相助,战胜凌国便不是什么难事。”钟离弗道。
“君上说的可是虞国世子洛寒澈。”墨阳侯道。
“不错,正是他。他曾多次救我,能成功回国,也是多亏了他帮助啊。”钟离弗道。“若是他能来我黎国,我一定好好报答他。”
“听说最近尧国不太平,我会让边境的将士们多加留意些,若是他在尧国有什么危险,也好及时救护。”杨琛道。
“很好。”钟离弗点点头。“立即去办吧。”
尧国大将军府
大将军赫连定昌正在品茶,一个行色匆匆的人影走了进来。
“哦,是二公子啊。”赫连定昌放下杯子。“正好,我府中新进的好茶,不妨尝尝。
“都火烧眉毛了,我现在哪有心思喝茶啊。”二公子柳舒元满脸惊惶之色。
“大将军知道吗,我听宫里的眼线说,君父已经打算让我大哥继位了,正准备要写诏书呢。”
“二公子莫慌,我早就安排好了。”赫连定昌递给柳舒元一杯茶。
“三日后,便是倾月郡主和兴儿的大婚之日,到时候文武百官都会去参加,我们就在那天动手。”赫连定昌阴笑道。
“不知大将军是如何谋划的。”柳舒元迫切想知道。
穿越 小說 醫生
“我会命副将胡尚带兵五千,进攻大公子的府第,府中上下一个不留。而我会亲率一万甲士包围住王宫,逼君上写下退位诏书,将君位传于你,然后命高洪带兵三千在婚典上控制住文武百官,到时候我们拿到诏书后,就当众宣读,如此就大功告成,万无一失了。”赫连定昌得意的道。
“大将军果然高明。”柳舒元眉开眼笑,忽然他好像想起来什么。
“大将军你好像忘掉了一个人,那个洛寒澈呢。”
“他现在就是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的废物,不值得我们浪费时间。”赫连定昌满不在意。
“等我们控制住整个尧国,还怕没机会对他下手么。”
都市全能高手 安山狐狸
“大将军说得也是。”柳舒元心情非常愉悦。
“你放心,事成之后,你便是第一功臣。”
“就请二公子先回去等候吧。”赫连定昌脸上露出一丝狡诈。
三日后,整个枫晚城一片沸腾,处处洋溢着欢声笑语。每家每户都像过节似的张灯结彩,大街小巷里挤满了人。
这一切都是因为,尧国最尊贵最美丽的倾月郡主就要出嫁了,人们一大早的就站在街道两旁,除了看热闹,更是为了到时候能多抢点发的赏钱。
郡主府中
柳倾月正端坐在镜前,对着镜子梳妆。她穿着一件流光溢彩的红色嫁衣,上面用金丝银线绣着栩栩如生的凤凰图案,头上的凤冠更是华贵雍容,镶嵌着上百颗晶莹润泽的珍珠。黛眉轻染,朱唇微点,两颊腮红淡淡扫开,白皙的肤色透着妩媚的娇红。眼角贴着金色的花钿,娇媚动人,令人望之失魂。
只是,在这个美丽华贵的新嫁娘脸上却是看不到一丝喜悦,她的眉间满是忧愁与感伤。
“郡主,今日可是您大喜的日子,您为何愁眉不展,一直苦着脸啊。”身后的侍女小瞳道。
“这还用问么,郡主向来喜欢的是寒澈世子,可如今却要嫁给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人……”另一个侍女小芷道。
“喜欢又有何用,他心中没有我。”柳倾月双目空洞无神。“他心里最在意的是另一个女人。”
“郡主,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少将军他人也挺好的,他可是我们尧国最有名望的青年才俊,对你也是真心实意。”小瞳安慰道。
献给心脏
“你说的对,我也不是非他不可,他既然如此的负我如此的绝情寡义,那我又何必再对他念念不忘。”柳倾月忽然心中一阵酸楚,眼中不由自主的流出两行清泪。
“哎,郡主你怎么哭了啊,刚刚画好的妆都花了。”小芷连忙拿起胭脂来为她补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