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囚徒日記之飄零燕

好看的都市小说 囚徒日記之飄零燕 愛下-“平西王”覺醒鑒賞

Published / by Hall Elliott

囚徒日記之飄零燕
小說推薦囚徒日記之飄零燕囚徒日记之飘零燕
“杀我,你根本没有资格。”黄殇说这话的时候看都没有多看张兰一眼。
“他说的很对,你确实没有杀他的资格!”阿标接过话说。他知道今天黄殇难逃一死,但阿标也不希望黄殇临死还被人冤枉。
张兰听的有点莫名其妙,她身边的陆零零则先站出来对着阿标问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阿标看了一眼儿身边的诺菲,见他也并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便继续说了起来。
“因为你们看的那个视频并不是完整的。”阿标说着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扔给了陆零零和张兰,这里面的视频才是真实的。
阿标告诉张兰,当初给她们看的那个视频是自己找人剪辑过的。
诺菲没有阻止,因为此时真相对他已经没有意义了。他利用张兰对付黄殇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此时他并不介意阿标告诉她们整个事情的经过和真相。
对于张兰来说,这一切也是诺菲对她精心设计和布的一个局。当诺菲查出了事情的真相后,为了报仇他可以说是下足了功夫。几年的时间,他把每个人的背景习惯以及身边人的一切都调查的清清楚楚。他知道要对付黄殇并不容易。当他查到潘越越与张兰的关系时,一个完美的复仇计划就已经开始在他的脑海中构思。
诺菲要借助张兰的力量对付黄殇,他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把潘越的死嫁祸到黄殇的身上。
诺菲不得不佩服张兰这个女人做事的魄力和手段。当她查到黄殇背后的中华神盾后,竟然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联合黑鹰公司,拔掉了黄殇最大的保护所。要知道为了对付黄殇的中华神盾,诺菲曾在东南亚市场布局了很久,却始终没有撼动黄殇在中华神盾的地位。
诺菲一脸淡定的讲述着自己的计划,他还得感谢一下黄殇那特殊的身份。因为这个案子涉及到一些秘密行动,所以很多的信息是无法公开审理和记录的,所以这也为诺菲他们能够成功嫁祸给黄殇提供了非常好的便利条件。
看着阿标给的视频,听着诺菲的讲述,张兰差点被气的昏厥过去。其实她的身边早就有人提醒过自己对于黄殇这件事一定要慎重。只是看见自己的儿子惨死,已经让她失去了理智。自己的偏激与固执最终将自己也拉下了深渊。
旁边儿的阿标对着陆零零嘲笑道:“见过女人笨的,可从没见过笨成你这个样子的。你男朋友背叛了你去搞别的女人,你却还在傻傻的在这里伟大去给他报仇!”
阿标的每一句话都刺痛着陆零零那敏感的神经。面对眼前的真相,她一言未发。如果此时有一个地缝可以让她钻进去,她肯定毫不犹豫。她也恨自己的无知不仅害了自己更害了别人。
不小心推倒了妹妹时的反应
对于潘越的人品早就有很多的流言蜚语了。只有她自己一人还在傻傻的不愿相信。想到父亲及身边朋友对自己的劝告,她自己都感觉无颜面对他们。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一身是血的黄殇,陆零零露出了复杂的眼神。此刻,她想死的心都有。
“这么说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张兰话音刚落,枪口已经调转对准了诺菲。
只是她太低估了诺菲等人的实力。这是一群在打打杀杀里面拼搏出来的人。还没等张兰有所行动,诺菲的人已经打掉了她手中的枪,上前将她控制了。
跟着张兰而来的两个保镖还没出手,人就已经被敲晕了过去。
正在诺菲的人要对张兰下手的时候,黄殇一个箭步窜了上去,两拳打退了对方两个人。
陆零零和张兰此时则被黄殇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诺菲拍着手称赞道:“好啊!真是没有想到,现在的你还有出手的能力。不过今天你的命我要定了。”
有种苦叫做自己知道。刚才过去救下张兰和陆零零已经花光了黄殇的力气。转过头,黄殇默默地对她们说道:“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找到机会你们就跑。”
伴随诺菲的大手一挥,跟在他身后的七八个黑衣人全都向着黄殇冲了过来。他们知道黄殇才是诺菲真正想要杀的人,所以大家也全都对着黄殇并为顾及张兰和陆零零。
现在的黄殇已经成了一个沙袋。他的作用也不过是承担被别人暴揍的攻击。
张兰看出大家的目标都在黄殇那里,拉着陆零零就要悄悄退去。
陆零零不想这样逃走,张兰已经看出了她的心思对她说:“只有我们活着出去了,才能找人救黄殇。”
不愧是久经商场的老人,短短的两句话便把陆零零说动了。的确陆零零可以不顾及自己的生死,但她一定要救下黄殇,否则自己的一生都要活在悔恨之中。
对于张兰和陆零零的逃跑,诺菲和阿标也早已经察觉了。诺菲没有阻止,毕竟黄殇才是自己的目标。
看着已经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黄殇,诺菲拿出了一个信封交到阿标手上。
“收好它,不论什么时候都别丢了!”诺菲说完便准备向着黄殇走去。
当黄殇再一次的被打倒在地时连呼吸仿佛都要感觉不到了。
Ice仿佛已经感觉黄殇的生命体征正在消失。它提醒黄殇一定要坚持住不能放弃,秦乐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你要坚持,独孤燕还在等着见你最后一面!”Ice再次说道。
医院病床上的独孤燕好似感应到了黄殇的危险一般,昏迷中的她突然不断呼喊着黄殇的名字。王医生看着唐明无奈的摇了摇头,旁边的两个护士都掉下来了眼泪。
唐明拨通了秦乐的电话,焦急的询问着他们有没有黄殇的消息,因为病床上的幺妹儿已经快要不行了,他告诉秦乐,此刻的幺妹儿一直在叫着黄殇的名字。
这一切都被侵入秦乐电话网络的Ice听的清清楚楚。它鼓励着黄殇为了幺妹儿要坚持。
倒地的黄殇听到幺妹儿的名字后,再次的挣扎着站了起来。这一刻他好像真的看见了远方的幺妹儿在向着自己招手。
黄殇告诉自己现在还绝不能死,他还有答应过幺妹儿的事情没有办。
看到再次站起来的黄殇所有人都愣了下来。毕竟此刻的黄殇看上去犹如一个血人,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了。
黄殇不仅站了起来,他还脱下了自己的上衣,那硕大而坚实的肌肉瞬间展现在众人眼前。那一条条犹如刀刻一般的肌肉线条,此刻经过连番鏖战,整个上身看上去全都青筋暴走,这一刻的黄殇竟然犹如杀神现世一般矗立在大家跟前。
看着黄殇大家仿佛全都产生了一种错觉。他的那一身肌肉好像正在暴涨。不知道是鲜血的原因,还是他的身体在真正的慢慢变成紫红色。
黄殇的双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了两行紫黑色的血泪。
与周围人的感知不同,身处其中的黄殇最先感受到的是腹部剧烈燃烧般的疼痛。这种痛与当初在忘忧寺吃完药后的感觉是一样的。只不过这次比之前的更加剧烈而已。
不过随着剧烈的燃烧过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上又开始充满了力量,全身的肌肉也因为这突然而来的能量开始暴涨。
他感觉周围的一切正在慢慢的变得模糊,周围所有物体的颜色也全都变成了血红色,直到他擦去眼角的血泪,一切又变得正常了起来。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黄殇并不知道。眼前的状况是好,还是坏,黄殇也并不能确定。可他知道今天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死在这里。
最先感觉到状况不对的就是隐藏在高处的老五。他观察到黄殇的身体正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透过枪口的观察镜,他看见了黄殇那紫黑色的眼泪,看见黄殇伤口流出的血竟然是紫红色,看见他伤口流血的速度正在变慢,好像还在快速的结痂。
老五看着黄殇将脱下的上衣撕成碎布包扎住刚才被自己打伤的胳膊。他不再迟疑,对着黄殇又是一枪。
原本以为这是一击必中的一枪,竟然失手了。确切的说,不是他失手了而是黄殇一个侧身躲过了子弹。
号称死亡射手的老五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黄殇。这一枪不仅没有打到黄殇,反而让黄殇准确的知道他的位置。
随着这一枪,大家也全都反应了过来。他们再次冲向了黄殇,不过和刚才的打斗不同,这次大家好像也已经明显感觉到了黄殇的不一样,所以他们不仅拿出了自己的武器,有些人还拔出了刀。
与老五相比,距离黄殇更近的阿标更是察觉到了黄殇的不太正常,他上前赶紧拦住了诺菲。也就在着停顿的工夫,他们发现了黄殇的可怕。
黄殇跑、闪、腾、挪,之字形走位,完美躲过了老五接下来的黑枪。杀入人群,现在的黄殇犹如猛虎宰羊一般。每个人挥舞的铁棍和砍刀,连黄殇的衣角也碰不到。反观黄殇的铁拳,有时候一击便能将对手放倒在地。
上面的老五手握着长枪完全成了一个摆设一样。号称死亡射手的他连开数枪竟然连黄殇的影子都没碰到一下。不仅如此,黄殇依靠自己的灵活走位,其中两枪还成功的让老五打到了自己的人身上。
阿标不得不感慨黄殇这平西王的称呼果然不是吹捧出来的。
战斗中的黄殇看着像是一个杀神般的存在,其实他自己也并不好受。虽然他知道了老五的大概位置,但他也知道只是这么一味躲闪根本不是办法。更可怕的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一个什么状态,这种状态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一边儿与诺菲的人交手,黄殇一边儿想着如何才能拜托眼前的困境。
当黄殇再次把诺菲的一个小弟一脚踹倒在地的时候,发现了张兰那把被打落的枪。一个纵跃翻身,黄殇捡起地上的枪对着天空连开数枪。
刚才还亮如白昼的黑夜,瞬间再次陷入了黑暗。
战场上永远不要做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否则你输掉的就是自己性命。黄殇很清楚这个道理。因此他虽然知道了老五的位置,但并没有选择向他射击。因为他没有足够的把我能够将他毙命在自己枪下。他选择打灭所有的探照灯,让对方变成瞎子,从而开启一场相对公平的决斗。
阿标和诺菲相互对视一眼后,心领神会的一起冲了过去加入了战斗。
九幽天帝 給力
莫少逼婚,新妻难招架 小说
一场真正的高手对决,从这一刻才算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