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希雲吹雪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月離辭 希雲吹雪-第六十八章 小緋分享

Published / by Hall Elliott

月離辭
小說推薦月離辭月离辞
他不喜欢自己喜欢的女人口中,心中想着那个凡人修士!
只是眼下他虽然有些生气,但更担心挟持了她的身子,却得不到美人的心。
“自然可以,但本尊凭什么要救他?”莫血染眼里闪过一丝阴冷。
“你若能救他,我答应跟你走!”曦月随即说道。
莫血染一时有些呆愣,但随后又冷笑道:“你以为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有资格跟本尊谈条件吗?”
“我自然知道,眼下我受了伤,自然是没办法反抗。但你别忘了,就算你把我带走,我的心依然是属于北冥幽离,他若死了,我定然不会苟活。无论什么时候但凡有机会我都会想办法杀死自己,到时候麻烦的不还是魔尊您。”曦月说着随手将嘴角的血迹擦了擦,眼里全是冷漠。
下一秒自己的脖颈就被莫血染卡住。
“容婼,不要仗着本尊喜欢你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信不信本尊现在就杀了你……”
“呵呵……魔尊这还没有开始你就受不了……”曦月一副慷慨就死的模样哂笑道。
莫血染这才如梦初醒下一秒顺势将曦月扔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石壁上。
曦月闷哼一声躺在地上,但随即又慢慢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魔尊还要继续吗?”她依旧是一副不怕再死一次的倔强模样。
“好,若本尊答应帮你救他,你会怎么样?”莫血染愤愤地咬牙道。
曦月浑身一阵,随后又抬头看了看上方的北冥幽离,纤眉蹙了一下,随即淡声道:“我会此生只倾心于你!再也不与北冥幽离有任何瓜葛!”
被她这么一说,莫血染紧皱的眉头豁然舒展,眼前莫名浮现出千年前,银河瀑布边容婼望自己时那张笑靥如花的脸。
这一刻画面中的容婼和曦月的脸庞融合为一体,仿佛如昨日。
“当真?”莫血染强制按捺住心中的悸动,又上前走了一步,定定地看着曦月。
上次她就是这样趁自己不备,给自己心窝上插上一刀,让他短暂失去了力量。
要知道他每次以分身出现在这里都要消耗许多。
尽管此时她双拳紧握,语气中带着决绝和一览无余的隐忍,但他依然不死心地想从她那里得到一丝期许,仿佛是在告慰这漫长的千年等待。
“若你不信我可以起誓!”曦月害怕他返回,有些惶恐,猛地伸手,做起誓状。
可还未出声,就被他一把抓在手里,贪婪地将自己的侧脸放在她手背上轻轻摩挲着。
“婼儿有你这句话,不枉本尊等了你这么久!”
曦月强力压制着心中的恶寒,随后又抬头看了一眼黑雾上方包裹的北冥幽离冷然道。
“你准备何时救我师尊!”
莫血染依旧一脸沉醉,淡声道:
“自然是等你做了本尊的帝后!”
听他这么说曦月浑身一阵,想要抽手离开,却顺势被莫血染圈进怀里。
“你竟然骗我!”曦月说着已出手想走开,奈何他的力量太大,像一只铁箍一样圈住自己,越是挣扎被桎梏的感觉就越强烈。
“婼儿你当真是记性差,上一次你不也骗了本尊吗?这次也算是我给你的还礼了。”
“卑鄙!”曦月没等他说完,低头在他手背上咬了一口。
可这样的举动在莫血染看来倒像是曦月在他怀里撒娇一般。
下一秒周围黑风滚滚,两人瞬间消散在浓重的黑雾之中。
飘忽不定的迷雾慢慢消散,只留下寂静的一池潭水微微荡漾着,偶尔还能听到洞壁上水滴落在叶面上清脆的响声。
新丰 小说
自此之后,曦月的世界总是被昏暗乌云包裹着,直到刚才出现一丝光亮。
久违的光明,让她忍不住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宫殿的勾栏堂柱上,不知何时被宫人点缀上了几颗夜明珠。
将她所在的这间房屋照的如同白昼。
亮光下,她手腕上缚着的玄铁链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目。
那日莫血染将她掳来,却不知为何连句话都没说撒腿就走。
自此之后曦月连他的影子都没有见着。
后来从守门的几个妖人口中她似乎听到,莫血染似乎在尝试冲破一个很厉害的大阵,眼下正好到了关键时刻。
她只得在心里默默祈祷,但愿他冲不破才好!
正想着房间的门就被从外推开。
曦月下意识做好自卫准备,但看到进来之人是婢女小绯后又不由放下了手。
小绯是一只有了千年道行的红狐,模样姣好,身材也是曼妙动人,法力高强。
曦月怎么都想不明白,小绯这样的高手,为何会屈尊做个魔宫的婢女。
眼下这婢女领了四个侍卫,他们两两一组抬着个大箱子,跨着步走了近来。
曦月满脸警惕地望着他们,在摸不清对方意图的前提下,她不会贸然开口。
小绯扭动着腰肢,在曦月面前停了下来,礼貌地朝她躬身,托着动听委婉如秋水的柔声道:
“娘娘这是尊上专门为您搜罗的魔界趣物,您看看可有喜欢的?”
莫血染又在搞什么鬼,若是真让本姑娘高兴,喜欢,就不该拿这大铁链拴着自己!
见她不说话,虽然一脸怒意,警戒,但却让人心生怜爱。小绯心中不由升腾起一阵醋意。
想她小绯是何许人也,千娇百媚,人间的帝王见了他都要心甘情愿败在她石榴裙下,却不想魔尊刚出世就掘地三尺找自己的情人。
就当众人以为魔尊只是一时兴起,却不想还真让他找到了,还是个凡人修士!
凡人怎么能跟她比,就算年轻貌美,也只是昙花一现。她依然不甚在意,直到三天前他突然宣布要让曦月成为他的帝后,小绯彻底慌了。
要知道他们狐妖一族眼下在妖界也是处境艰难,若是能攀到魔尊这棵岑天大树,那以后在妖界就是万族敬仰了,绝对不能让这个凡人女子挡了她们整个狐妖一族的道。
“娘娘还是看看吧!”她说着顺势将手放在了曦月的左手手腕上。
此刻,先前白皙柔嫩的手,一瞬间变成了滚烫炙热的铁钳,深深的卡在曦月的皮肤上。一阵钻心的疼痛瞬间传来,她慌忙用右手去挡,奈何右手被沉甸甸的玄铁锁着,一时竟动弹不得。
这红狐竟然对自己用摄火术,她虽然是阶下囚,但也不能就这样被个婢女给欺负了。
曦月忍痛抬腿去踢!
就在此刻蓝胺言也跨步走了进来,正好看见曦月一记重脚,将那婢女踢出几步远,重重的撞击在身后的一个箱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