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摘仙令

火熱都市异能 摘仙令 愛下-番外 月亮宮之林薇5

Published / by Hall Elliott

摘仙令
小說推薦摘仙令摘仙令
金风谷,悬浮在半空的擂台上,尘土与火星飞扬,聂远和洛飞雪剑、法齐出,正打得咬牙切齿。
九轉混沌訣 飛哥帶路
小师叔的面子不能丢,就算要败, 也要多撑一会,绝对不能让他在演功堂那样,三下五除二,就把她打趴下了。
死命咬牙,努力硬撑的洛飞雪,却不知道聂远已经打出了火气。
他很给面子了,不仅按着修为,陪她练剑,还多拖了好一会, 怎么就一点也不领情呢?
聂远感觉洛飞雪要朝他动嘴。
可怜,他都没咬动师兄师姐们,难不成要反过来被她咬?
真要那样……
尖牙利齿
聂远知道,大家在笑话常雨师姐打不过,就咬人的时候,其实也在笑话叶猫儿师姐。
差一丁点,就是一块肉呢。
聂远努力注意着,不让洛飞雪太靠近他。
可惜,剑法之外,他的火龙,回回都被她的土龙绞了。
而如今的他们, 都是筑基后期,小师叔明显就要冲击结丹, 接近筑基大圆满了。
按着修为的他, 在她这里真是一点便宜都没有。
“林蹊,你要不要阻止啊,我感觉再打下去, 他们就要控制不住打脸了。”
好不容易回来,到金风谷做客的阿菇娜一边喝茶,一边笑问她一句。
“打脸能让人进步,也是好事。”
时至今日,陆灵蹊还能被阿菇娜嘲了?
“你看,我就是一步步反过来,把所有想打我脸的人,都按着打。”
阿菇娜:“……”
这是在说她吧?
阿菇娜翻了个白眼儿,“我现在是客人知道不?一会儿还要给你小师妹和徒弟送见面礼,敢再讽我……”
“多心了吧?我是说佐蒙人。”
陆灵蹊笑嘻嘻地帮她把茶满上,“其实我也不介意给你徒弟见面礼的。要不然,你也收两个?”
“我收了,你能帮我教?”
“想什么好事呢?”
“那不就结了。”
阿菇娜其实挺羡慕她这里的,“我收徒倒是不急,我们部落自有自己的传承,我倒是想让我师父再收一个弟子。”
啊?
陆灵蹊呆了。
“我家老头其实挺可怜,挺寂寞的。”
阿菇娜叹口气,“林蹊,下次再遇到什么好苗子,通知一声啊!”
“……恐怕通知不了, 千道宗永远也不会嫌好苗子多。”
得英才而育之, 按宜法师叔的话说,亦是人生的一大乐事。
“而且,虚乘前辈有想过再收徒吗?”
银月仙子没了的那些年,他从来没有收过徒。
收阿菇娜,最开始的时候,也只是因为天狼弓。
“伱现在一年已经有大半年在那里了,我觉得吧……,主要是你寂寞!”
阿菇娜:“……”
感觉她说的有些道理怎么办?
“拂梧前辈回去了,谷令则在啊,听卢悦说,人家琴棋书画,样样在行,要不然,你请她过去下下棋,聊聊天?”
阿菇娜怒从胆边起,“你看我是会琴棋书画的人吗?”
“不是,不过,你可以用天狼弓,和她玩几招,正好看看她的深浅。”
“呸!你是想让我帮邓茵试水吧?”
阿菇娜太气了,“有本事自己去啊,拱我……你怎么好意思的?”
“哈哈!”
陆灵蹊笑指天上,“你看看,飞雪咬着聂远了。”
啊?
果然,短短时间没见着,两個人都鼻青脸肿。
“你要相信,他们下次再打的时候,会更厉害。”
陆灵蹊装着没看到,常雨把两个人拎下去,扔进锻体药锅,“没有竞争,人……会慢慢颓废的。”
“所以,你是觉得我颓废了?”
“你已经多长时间,没有拿箭对着人了?”
这?
确实很长时间了。
阿菇娜叹了一口气,“要不然,我们两个玩玩,你把修为按到玉仙境,我们到北原玩,那里没人。”
“我一下子失了那么多的血,还在养伤呢。”
陆灵蹊可不想跟她玩,“你可以找山娜他们呀!或者……我家南师姐。”
“老实说,南佳人是不是得罪你了?”
“废话!”
“你现在要么跟我到北原,要么我马上找南佳人,告你的状。”
陆灵蹊:“……”
她真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我数三……”
“行,现在就走。”
不把她打得满地找牙,她跟她姓一天。
远远的,看到两个人说崩了,跑去打架,常雨缓缓的吐气再吸气。
“小师叔,疼吗?”
“不疼!”
被咬出血的是聂远,她疼什么?
洛飞雪虽然在药浴锅中龇牙咧嘴,可是心情好的很,“师父说,我要向你学习。”
常雨:“……我一直到现在都被人说嘴,你也不怕?”
“怕什么?”
师父说,师姐难追,她现在最好把目标放低一点,比如常雨。
洛飞雪笑,“我才筑基,聂远可是结丹。而且,他在演功堂那么厉害,我能在擂台上把他咬出血,已经算很大本事了。”
“确实算很大本事。”
怪不得师弟跟她打的时候,总是磨牙。
大概也跟小师叔一个想法。
常雨抛却对聂远的那一点同情,“小师叔,师祖说,结丹以后,你要在宗里好生修炼。趁着现在还没结丹,让我陪你把俗事理一理。”
俗事啊!
洛飞雪的面容黯淡了一点,“成,等我泡完药浴,我们就一起走一趟洛家湾。”
好在药浴里配了特别的生肌膏,虽然回回泡进来的时候,药性入肤,如万蚁啃噬,但泡完了,所有的皮外伤,马上就能好了。
“不用怕,现在的洛家是要巴结你。”
巴结她?
洛飞雪一愣,旋即笑了,“你放心,我会挺直腰杆的。”
有些事,不能再自欺欺人下去了。
洛飞雪很明白,又娶了妻的爹,早不是当年把她举在肩头的爹。
雪色水晶 小說
要不然,她娘留下的那么多东西,怎么也不至于,全成了爹和继母的,连一块灵石也没给她。
师父大概就是知道此点,才让她回去了结一切,心无旁骛的冲击结丹。
“我知道,当初你拜进宗门,努力制符,跟没有底蕴的散修一样,一切靠自己的时候,你的腰就已经挺直了。”
成了她的小师叔,他们当然要把她查清楚。
常雨对她很是怜惜,“师祖说,我们金风谷的人,不吃哑巴亏。我们查到了一些东西,是关于你母亲的死。”
什么?
洛飞雪一下子站了起来,“死因……有问题?”
“她从乱星海带回了很多东西,连骷髅蝗都杀了几只,战力应该不错,怎么也不至于在秘境的小兽潮里丢了性命。”
关键是丢了性命,随身带的储物戒指,却完好无损的又被她爹带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