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牛頭小德

精品玄幻小說 開局卡Bug,偷聽鬼怪心聲 愛下-院長消息,影鬼顯威

Published / by Hall Elliott

開局卡Bug,偷聽鬼怪心聲
小說推薦開局卡Bug,偷聽鬼怪心聲开局卡Bug,偷听鬼怪心声
“什么发现?”
不仅宋藏和狂徒,连青年同行的几人都有点惊喜,显然他们也不知道。
婚战不休(真人漫)
“嘿嘿,上午有几个小鬼发飙,吓得我情急躲到了讲桌下边,你们猜我发现了啥?”
青年从后腰处掏出一把匕首,向众人炫耀道:“这把匕首就贴在桌面下边,上面血槽里还有干涸的血渍,我取下来后,提示这是一件鬼物!”
见同伴们投来羡慕的眼光,青年猜测道:“你们回教室后,也去搜搜看,可能也有的!”
“怎么样,狂徒哥?这个消息有用吧!”
狂徒大咧咧掏出一把沙鹰,晃了晃。
“看到没?事先告诉你们一声,并不是每间教室都有,省得到时候失望。”
几人的脸色又复杂起来,担心自己讲桌下有没有鬼物,那个青年也有些失望,原来自己的重大发现,对两人来说,没有一点价值。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这些人大半都是新手,能活到现在已属不易,哪里拿的出有用的情报分享。
“我觉得,那些学生仇恨咱们,是受那些鬼教师影响,很可能和书院的教学方式有关系!”
“对,那几个主任更可怕,在学生眼里,简直就是恶魔!昨天下午几个小鬼要搞我,当时正巧训导主任经过,吓得它们动都不敢动,让我逃过了一劫。”
“我还听说那个院长比主任还厉害呢~”
几个人七嘴八舌讨论起来。
其实这些话,他们私下里已经讨论过,现在也只是说给宋藏两人听,希望能对两人有点用处。
“你们有关于院长的消息?”宋藏打断了他们。
邱伟几人面露喜色,纷纷看向人群里一个女孩。
后退几步,把她让到前面。
看了眼女孩胸牌,叫燕子。
似乎不太习惯被这么多人注视,燕子怯懦懦道:“我听到的消息也不多,不知道有没有用~”
“没关系,把你知道的说说看。”
宋藏一直想多了解一下这位院长,总是伪装成它的样子,怎么说心里也没底,万一哪天撞到本尊,那可就尴尬了。
“有一次,我在医务室听两个鬼讨论了几句,它们怀疑院长得了病,已经一个多月没露面了。”
“而且还从教舍楼搬了出去,具体搬到哪,就不知道了。”
燕子说完,向后撤了两步,融入人群。
怪不得训导主任轻易就信了自己的话,平日里,原来它们也接触不到这位神秘院长。
“你们上课的时候,可以给学生们看看这些电影。”
“记住,咱们结束副本时,只要求学生的满意度,学习成绩什么的没用。”
宋藏把怎么应对英语老师的小技巧告诉了他们,又拿出几本热血高校,东北往事之类的碟片,一人发了两本。
“这样基本就不会得到差评了。”
还能这么操作?
邱伟一行目瞪口呆,马上又心领神会。
回忆当年自己上学的时候,这些操作不都是拿手好戏么?
现在只需要把自己代入,变成一个拥有老师身份的问题学生就好了!
几人连连道谢,快步离开了食堂。
神魔书 小说
现在正是喷读英语单词的时候,他们得赶快回教室,教那些小鬼弄湿牛皮纸。
吃饱饭,宋藏回宿舍睡了两个小时。
平常,他下午是不爱睡觉的,哪怕只睡一会儿,晚上都会失眠。
现在睡觉也是为了养好精神,既然这个书院的院长不在,训导主任那里还给开了绿灯,那么等晚上,就有很多事可以做。
睡觉?太可惜了。
下午第一节课的准备铃响起时,宋藏已经出现在班里。
学生们精神奕奕进了教室。
“影老师,胖玛丽是训导主任的表妹。”肖佳坐在讲桌旁,提醒了一句。
宋藏笑着问道:“很久没上过体育课了吧?”
“恩?恩。”
肖佳经宋藏一问,才反应过来今天下午第一节应该是体育课,但那只是传说中的课程。
因为胖玛丽说,体育老师得了绝症,这三年里所有的体育课,全被改成了英语。
正想着,外面传来钢筋划过墙面的声音。
哐~一声巨响,教室门被踹开。
熟悉的开门方式,之后传来熟悉的台词。
“体育老师没来,这节课上英语。”
胖玛丽拎着一根细钢筋走上讲台,无视宋藏,对台下说道:“开课之前,每人上来领100龙鞭。”
大家自然知道这100龙鞭是什么意思,纷纷站起身看着胖玛丽,没有动。
“你们的眼神,让我很不爽!”
胖玛丽看到那些盯着自己眼睛,有愤怒,有憎恶,有冰冷,唯独没有惧意。
恋上你的血小板
肖佳悄悄抽出短棒,却被宋藏按住了肩头。
笑着接过棒子,宋藏看向站在身前的胖玛丽。
后脑那个窟窿里,一坨布满黑色纹路的灰白鬼脑,有节奏地抽动着。
“嗨,玛丽,还记得我吗?”
台下同学瞪大了双眼,看着宋藏高举木棒,直接捅进了胖玛丽的后脑!
宋藏摇晃着木柄,左右搅了搅,又使劲捣了几下。
“嘿嘿,早就想这么干了,这个木棒粗细正合适!噫~怎么还往外滋白浆!”
宋藏拉着肖佳赶忙跳开,同时躲过了胖玛丽抓来的鬼爪。
“臭虫!”
胖玛丽怒吼一声,另一只鬼爪甩出细钢筋,正中宋藏眉心。
“该死的臭虫,真是便宜你了!”看到被钢筋插进眉心,僵在原地的宋藏,胖玛丽唾骂了句。
明明两情相悦
“说到哪了?哦对,体育老师没来,这节课还是英语。”
脑子被捣烂,胖玛丽的反应有点迟钝,说完,拔出了脑后的木棒,晃了晃肥硕的头颅,烂脑浆直往外溢。
“这就是你的实力?”
身后再次响起宋藏声音。
胖玛丽不等转身,又骂了句,胳膊弯成诡异的弧度,倏地朝身后刺去!
就在满堂同学以为宋藏会被刺穿心脏的时候,一道嘶哑低音在宋藏喉咙发出。
此时他被一层黑影包裹,勉强还能看清原本的样子,而那层黑影面部,则是一张和宋藏一模一样,略显朦胧的笑脸。
“借用了点你的黑气,让我比正常状态,强了一丢丢。”
“嘶哈……”
无视胖玛丽扎在胸口的利爪,朦胧的脸大力吸了口气,露出舒爽表情。
诡异的是,黑影下,宋藏自己那张脸却一动没动。
发光体
“放你出来,是让你进食,不是让你装变态的。”
“这可是我的首次登场,你这……哎,说话真是不留情面。”
“别着急,这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们影鬼的吞噬!做好心理准备吧,赫赫!”
怪笑一声,宋藏那张虚脸开始膨胀畸形,整个黑影不断虚浮变大,眨眼间增大数倍,把整片讲台都囊括了进去。
“胖妹妹,有啥遗言要交代不?”
“赫赫~”